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时间:2019-11-30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说网球是绿色的鸦片,只要沾染上就会上瘾,就会欲罢不能。这是人所共知的。如果说,网球球友,是识别度最高的名片,是最畅通无阻的通行证。这一点,也许只有亲身体验了才会感

  说网球是绿色的鸦片,只要沾染上就会上瘾,就会欲罢不能。这是人所共知的。如果说,网球球友,是识别度最高的名片,是最畅通无阻的通行证。这一点,也许只有亲身体验了才会感受到。

  去年10月底至11月中旬,我请公休假回柳州。有一天我在柳州体育中心教一位高中同学打网球,正好遇见住在柳州的广西世联消防机电公司的罗总,因为我们在南宁打过几次网球,算是球友吧,于是就聊了起来,然后就是约球,之后又是隆重的饭局安排。我在柳州一共住了两周,每天晚上他都事先安排好场地、球友,并且开车来接我去打球。我坐了一次他的车,认识球场后我就不让他每天都来接了。那真是非常享受的两周,而得到这种贵客式的待遇,仅仅因为我们是网球球友。上个月15日,家在南宁的桂林工学院吴老师回来,说北京一个球友到这里打球,约我和陆然晚上八点到海铁公司球场跟他们打双打。我从柳州回到南宁,正好可以赶上时间。来到球场,这里已经很多人在开打了。吴老师介绍了这位北京的朋友,原来是拍过网球电影《一网情深》和《网球之恋》 的导演吕科,一见面大家就好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以网球为话题侃侃而谈,特别投机,也非常开心。因为人多,而网球场只有一片,我没有机会和陆然搭档,只能与一个之前很少搭过的小方搭档对阵吴老师和吕导,结果输得一塌糊涂。

  年过60的吕导让我们见识了他良好的体能,全面的技术,特别是截击球,不论是中场还是网前,都有很大的杀伤力,在他这个年龄段称得上非常出色的了。难怪吴吴老师说有这样的选手在球队就好了,打年龄组肯定占很大的优势。大伙打完球自然少不了小聚餐。大家一聊起网球,那种天下网球一家人的亲切感油然而生,气氛轻松愉快,网球的趣闻、故事一个又一个,让人乐不可支,沉醉其中。第二天晚上,终于有机会搭档陆然与他们切磋,那种实力相当、势均力敌的对抗让人兴奋不已,吴老师的大力抽球,吕导凶狠快捷的截击,陆然正反手稳定的底线防守,双方都有很多精彩的得分,最后吕导和吴老师因为体能原因以微弱比分输给了我们。但双方都感觉很过瘾、很痛快。不用说,击球的声音就是最美的语言。因为网球,我们成为了好朋友,拍了照,留了微信,俨然那种“你来不来我都在等你”的架势。4月27日,山东青岛的球友吴继东来到南宁,我们是经《网球之家》作者群认识的。他刚下火车,我就叫他直接到球场见面。打网球的人就有这么狂热,来到球场就开战,根本不需要过多的语言。他的到来,让我见识了另一种独特的打法,那就是纯粹的发上和接发上网的打法,用以柔克刚的截击,通过打角度、打空当、放小球来拿分,既轻松自如,又赏心悦目。当然,这需要拥有过硬的截击球技术,我这位青岛球友就具有这样的技术。我们一起搭档赢了一对在我们这里算是实力比较强的对手,对方均感觉很不适应青岛朋友这种打法,都是有劲使不出的感觉。

  按惯例,球技切磋之后就是交流“酒瓶”了。非常难得的是,很少出席这种场合的吴总,也为远道而来的青岛球友接风洗尘。酒过三巡,大家已经像知心朋友一样评网球、说网球、论网球了,气氛非常融洽,场面非常动人。席间,我提到前两周到这里打球的吕导,青岛朋友居然也认识,而且说他很早就与吕导一起结伴出行打过球呢。网球世界就是这么小,一个在北京,一个在青岛,一个在南宁,居然这么巧的相遇了。我感觉真的不可思议,就因这么一只小小的网球,让我们这些远隔千里、素未谋面的人们,一场球下来就成为志趣相投、难舍难分的好朋友了。我一直在想,为什么网球独具这样的功能?我接触网球之前喜欢过足球、篮球、羽毛球、保龄球等运动项目,也交了很多这方面的朋友,但与网球球友相比较,那种亲切感、喜悦感、幸福感完全不能相提并论。我相信其他球友一定也有同我一样的感觉。我想原因大概有以下几点吧。

  打球网球的人群少,这应该说是主要原因。网球是一项门槛很高的运动,从一无所知,到基本能够对打,需要很长时间的练习才可以做到。不像别的项目,比如篮球、羽毛球,随便一个新手就可以上场玩几下。网球则不一样,天赋差一点的,学习一俩周下来仍然不得要领,仍然把球打得到处飞的大有人在。很多一开始兴致勃勃学网球的人,真正能坚持下来的没有几个。我们海铁公司办过两期网球培训班,每期参加学习的学员都不下20人,但真正能坚持到现在的,只有老何一个人,而老何在我们常在一起玩球这群人里水平算是最低的了。网球门槛高,使很多人望而怯步。可想而知,培养一个网球手是多么难的一件事。而打得相对好一些的球手,比例就更少了。物以稀为贵,网球球友自然弥足珍贵了。而在异城他乡,遇到能够一起打网球的朋友,简直就像他乡遇故知那么难得,开心、喜悦自不必说了。而网球又是商业运作非常成功的体育项目,加上手机、网络、数字电视的普及,球友们接触、了解网球的机会很多,所以共同兴趣、共同话题特别多,这也让网球球友很容易亲近和接纳的一个原因。

  网球的成瘾性,使得网球球友几乎都是“痴情种”。我在与罗总、吕导和青岛朋友吴继东相见时候聊到,他们之前有爱好足球,篮球,排球,羽毛球,乒乓球,气排球,甚至保龄球的,但是自从爱上网球之后,其他运动统统靠边站,甚至看电视没有网球比赛都不会看。网球就有这样的魅力!这样的人,无论去到哪里,一旦办完正事,首先关心的只有网球,看球、打球、聊球就是最为迫切的事情。那么,都有这种情结的人遇到一起,哪里还需要什么介绍,需要什么认识,需要什么交情呢?一切让球拍去说话,一切让感觉去评判,一切让汗水去证明。如果比赛完再来那么两三杯“二锅头”或者“红高粱”,还有什么朋友比这更“铁”,还有什么交情比这更“哥们”呢?

  包容性比较大。网球这个项目虽然入门的门槛比较高,但包容性却非常大。怎么说呢?以我的体会就是,只要你打了四五年球之后,那些网球专业退役的球手,或者明星级的业余网球高手,你基本就可以跟他对打起来了。况且,除了正式比赛以外,多数网球朋友都是喜欢打双打的。那么,各种水平层次的球手就可以“肥瘦搭配”,组成水平比较接近的双打对抗,这样玩起来比较势均力敌、刺激有趣。所以,一个会带人打双打的高手更受欢迎。并且在业余网球圈子,双打水平高的球手更受追捧,双打比赛也更受欢迎。所以说,网球特点非常突出,包容性特别强,你水平很一般,但搭一个水平很高、很会带人的高手,也会有很强的竞争力,也能取得不错的成绩。当然了,实力相当打起来更加过瘾。它不像羽毛球、乒乓球,业余跟职业、高手跟低手之间相差太明显了,根本玩不到一块。

  为网球球友这张名片和通行证带来这么大影响力的,除以上这些因素外,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因素。也许每个人感觉和体会都不相同。这仅仅是我个人的一点小小体会。明天下午,南宁市五象体育中心那边的鱼总要带一队人马到海铁球场与我们铁路网友队切磋网球,这不仅让我个人很期待,我们铁路网友队的其他队员也兴奋不已,跃跃欲试。